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人生旅途 日志 相册

Shhzqx

 
 
 

日志

 
 

往昔如昨天 一切都历历在目 (十二)  

2011-08-24 19:36:37|  分类: 自说自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7年10月,秋收季节到了。农村收割晚稻扬晒干净,农村的社队就忙于给国家交售公粮。农民顶烈日,沐风雨,起早摸黑辛辛苦苦种出的粮食毫无怨言交售给国家。各级粮食部门收购粮食,秋粮入库也是一年中的大事。黎川县城的运输车队都在给各乡各队忙着拉粮。
       这时潭溪公社的知青农机厂,根据上海长宁五金交电公司的订单,已经制好完成了一批成品。厂里因为联系不到运输的车辆。无法送光泽火车站托运。着急的农机厂领导接连几天跑县城,希望县城运输车队能帮助解决一下运输。可是每次都是扫兴而归。产品已经堆积在仓库好多天了,上海方面来催货的电报一封连着一封。上海方面明显表示再不发货他们要另辟门路,不要这批货了。厂里领导更加着急,厂里要等成品发往上海,回笼货款,等着这笔钱用。就这样,厂里领导找到了我姐姐,要她帮帮忙。
       姐姐知道厂里困难。为厂里的事,姐姐深感自己的责任和义务。姐姐在县交管局,县运输车队车辆调度都有熟人。她答应帮着去找熟人想想办法。
       县运输车队调度前几天就知道潭溪的农机厂要用车,确实是车辆全部下乡运粮,实在无车可派。今天看到姐姐找上门,调度拉不下面子。调度想到昨天刚好有一辆车从一线停下来,要做大修保养了。让它再跑一次吧,帮潭溪的农机厂把货解决了。

      姐姐满心欢喜,回公社交差了。农机厂和公社的领导,也从心里放下压了几天的石头。
      事故发生后,我们才知道那再跑一次的车是有了毛病,停下准备大修的车子。
      农机厂连夜装车,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满载货物的卡车就出发了。
      这一天的早晨,为了赶时间,姐姐还没有顾得吃早饭,她想着早去早回,抓紧时间回来还要复习功课。
      从黎川到光泽县火车站,沿途都是高山峻岭,山路曲曲弯弯。其中有一段路是很危险的,连着有好几个弯道。公路的一边是高山,一边却是深涧。驾驶员在这一路上都是全神贯注地开车。过了这事故多发地段以后,就进入了福建省光泽县的地盘。离光泽还有20分钟的路程时,车辆已经行驶在平坦的沙石公路上。
      驾驶员在经过一个小时的翻山越岭之后,到了一马平川的公路上,视野好了,心情也放松了,车辆的速度可能也加快了点,马上就要到达目的地光泽火车站。
      就在这什么都好的时候,平坦笔直的公路前方有个养路工站在路中央,驾驶员见状使劲按喇叭示意那人让路,可是这个人没有离开。他站在道路中央,扶着手中的扫把,看着迎面急驶而来的货车。在人与车快要相撞的一瞬间,驾驶员猛踩刹车,并打方向盘想要绕过此人,这辆本来有毛病的卡车突然失去控制,车子朝着路边的水沟狂冲过去翻落沟底,在强大的惯性作用下,又从沟底跃上里侧的稻田,满载货物的车辆在稻田里倾翻。稻田里正在收割的福建农民被压在车尾。车子在几经颠簸的时候,车头的右侧车门自动打开,坐在右侧车门处的农机厂副厂长被摔出车外,他把姐姐也带了出去,随即被倒下的车身压住......。
       当光泽县施救的车辆赶来时,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姐姐在人间的最后时刻,身上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她唯一紧紧捏在手中的是一个布袋。后来人们打开布袋,看到的是数学的课本、演算的草稿纸。或许,她想利用在火车站卸货等候的时间,再用功一下吧。
       事故发生当天,县邮电局由于发报员的疏忽,电报没有即时发往上海。第二天黎川方面等不到上海方面的回应,准备再追加发出一份。这时才知道,昨天的那份电报稿还在那边躺着,赶紧发。
       上海有关部门知道后,再通知我们家里已经第二天的下午了。
       这天上午,家里还收到一封姐姐出事前不久寄出的信。我拆开来信,姐姐满纸的开心话语,她告诉家里,她的复习迎考准备得很充分,她有信心,叫父母、家里等着她的好消息。
       想着将近十年来的辛苦,终于能熬出头,幸福的大门已经触手可及,我心里美滋滋地。手中捧着姐姐的来信,自己迷迷糊糊躺在床边睡着了。在梦里,我又回到了生产队,生产队里的妇女和我们一起在屋后的尧家山坡上晒烟叶。大家有说有笑干得正欢,忽然天边翻滚起了乌云,队长一声号令,“要下雨,赶紧收烟叶回去!”。一眨眼,山坡上的人都跑的无影无踪。剩下我们姐俩还在山上。我说,我们快点跑吧。说话间山脚下燃起了大火,火势沿着山坡很快爬上山野,我俩被大火包围住了。姐姐说,你快跑!顺势把我一推,我沿着山坡滚落下来。滚出火圈我回头一看,山上的火势更猛更大了。姐姐为什么不跟着出来?我急了:姐姐!姐姐!……大山响起了回音,姐姐却没有应我。我发疯似地大哭大喊,从梦中惊醒过来。自己被这个噩梦搞得身心疲惫,还没有恢复过来时,家里来了好多人,真正的噩梦来临了。
       事故发生后,当姐姐的遗体回到黎川,停放在县汽车队的大院。黎川当地的朋友和厂里的知青姐妹兄弟非常震惊。
       姐姐在生命最后时刻受到猛烈的撞击,遗容惨不忍睹!
       在上海家人还没有到达之前,大家都尽心操办姐姐的后事。
       家在黎川县城的农机厂下放干部老魏,让知青朋友在商店购买面料,在自己家的缝纫机为姐姐赶制新衣新裤。
       黎川县城的好朋友杨大嫂通宵达旦,赶着制作新鞋,大家都在努力为姐姐尽最后的心意。
       农机厂的知青朋友帮助姐姐洗干净头发后,梳理好整齐的发辫。为姐姐沐浴更衣,换上干净体面的新衣新裤,
       因为车祸,姐姐常年戴着的眼镜已经不见了,有心的知青姐妹帮着在黎川县城配了一副相似的眼镜给姐姐戴上。
      姐姐受车祸伤害,身体有些部位都发青,特别在脸部。知青朋友为了让上海家人来到时不至于太过伤心,知青沈某自告奋勇地为姐姐化妆。淡谈的妆容,修饰了伤害部位,还姐姐一个美丽安祥的遗容。
      姐姐穿着整齐簇新的衣裤,脚着黎川的好朋友大嫂通宵达旦,赶着制作出来的新鞋,天气依然还是炎热,知青轮流日夜在灵堂守护值班,他们不时地喷洒花露水,用冰块,风扇降温。姐姐此时静静地躺在汽车站的大院内,她再也不能言语,再也不会向知青朋友,向黎川的朋友道一声谢谢......
      来吊唁的人们络绎不绝。文青大队的干部群众,盛家周家生产队的老乡,井家沅,涂家,排上,周家四个村子的村民连续几天,扶老携幼,纷纷赶往黎川县城的汽车队,他们为了最后看一眼姐姐的遗容,为了向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一个来自上海的,同他们朝朝暮暮,相濡以沫地生活了九年的上海知青作最后的告别。特别是情同手足的妇女同胞,她们站在姐姐的遗体前,心如刀割,泪如雨下,痛哭流涕,悲痛欲绝。
       一个普通的上海女知青,在农村小山村里生活了这么多年,当时的农村生活条件还非常艰苦,女知青在这里同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女知青在农村所有的一切,农村的百姓是有目共睹的。知青把父老乡亲当着自己的长辈和亲人,村民把知青当着自己的孩子。在这里没有都要凭人脉,凭权利,凭背景,凭金钱。也没有尔虞我诈,唯利是图。心与心的交融,知青与村民结下的真诚情感,如同高山流水。
       家人在事发后的第四天到达黎川县城。知青朋友来到姐姐的床头,轻轻地掀起蒙在她脸上的白布,想要告诉她:“夏惠迪,你的家人看你来了”!就在此刻,人间最伤心的一幕发生了。已经逝去四天的姐姐“哭”了,姐姐她真的哭了。晶莹的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滚落,顺着脸颊流下。大家都呆呆地望着这一幕。姐姐在生命消逝的最后一刻擒满着的泪水,此时此刻全都释放出来,是那么地哀伤!
       那么多年来的奋斗努力,那么多年来的风风雨雨,那么多年来的期盼等待。曾经的委屈,甚至绝望,终于能把命运抓在自己手上的时候,姐姐饱含着泪水离开了这个世界。
        ........
       一位姐姐的生前好友上前,用手帕轻轻地为她拭去泪水,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轻轻地安慰她。姐姐的泪水又一次流出。
      
 真正的强者,不是没有眼泪的人,而是含着眼泪奔跑的人。
       1977年10月24日,姐姐倒在了这条就要到达终点的漫漫长路上。
       “我们被放在这有如戏院的世界上,每个事件的起源和缘由却完全隐瞒不让我们知道,我们既没有足够的智慧预见未来,也没有能力防止那些使我们不断受伤害的不幸事件发生。我们被悬挂在永恒的疑惧之中……” 这是英国历史上著名的哲学家休谟的一段话,它也是我们知青看待世界的被动心态。
       梦魂何处依,空有泪涟涟。
       当时黎川没有火化条件,处理后事的家人非常遗憾没有能够把姐姐带回上海。
      周家生产队此刻又一次敞开温暖的怀抱,主动要求把姐姐接回队里。农村的父老乡亲把姐姐视为自己的孩子,他们把姐姐的墓地选择在生产队朝阳的坡地上。
     下葬的那天,青山的干部群众早早地赶到县汽车队,队里的青壮年都来了。载着棺木的卡车缓缓行驶在姐姐熟悉的沙石公路上,在“关公桥”处拐弯驶入乡村小道,向着青山开来。

      那口上好的棺木,非常沉重,八个小伙子为一组,轮流扛着,缓缓来到山坡地,留在村里的村民早早挖好了墓坑。姐姐躺着的棺木,在众人的手上,肩膀上轻轻传递,轻轻地放入墓穴。全队的干部社员都自发地来给送姐姐送行。他(她)们在墓穴地四周肃立默哀........
       在这片向阳的山坡上:夏天我们与村民一起凉晒生产队收获的烟叶,秋天我们与村民一起为生产队采摘油茶籽,冬季大家又一起搞植被草皮焚烧为队里留作基肥。春天来了,漫山丛丛映山红烈焰般怒放。
       天边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儿飞上天空,盘旋悲呜,然后它们毅然地向远方飞去。这像是一声号令,顷刻之间成群的鸟儿全部冲上天空,黑压压地一片,它们的悲鸣汇成震耳的嘈杂。片刻之后,鸟群都向远方飞去,很快消失不见。
       知青上山下乡,被社会归纳为“四个不满意,”即: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农民不满意,国家不满意。这几个不满意,造成了社会舆论的普遍不满,客观上也为以后知识青年的大返城奠定了舆论的基础。
       这次的车祸事故,对农机厂的知青,产生了很大的波动,影响或扩散到大家的心里,知青朋友在姐姐身上看到自己的命运。由此催生出大家迫不及待想要离开的心情。
       农机厂的上海知青想要回家,加快了“返城”的步伐。
        1977年年底的时候,在当地农民的帮助下,农机厂有一位知青朋友带了几包水泥,特地赶到青山姐姐的安息地。这位朋友知道,剩下不多的知青很快都会回上海去的,以后姐姐将要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这里。当地落葬后的坟墓都是用泥土堆成。怕日子久了,日晒雨淋坟上的泥土会渐渐掉落退去,自己即将离去之前,他要为知青姐姐尽一份最后的心意。他们用带去的水泥,精心把墓穴修饰整理一番,上下周围都抹上几遍,这样有了一个牢固的外壳,坟墓也能长久保存。
       非常感谢这位知青朋友,他做了我们家人没有做到的事。
       在插队后期继续留在农村的知青,都是因为各种原因与招工入学无缘。特别是“老三届”中的优秀人群,恢复高考后,经过考试如愿进入高校深造。这些优秀的知青朋友后来陆续进入上海市长宁区的各个中学教书育人,有的在上海的广播电台,出版社,外语翻译机构工作。也有在政府机关工作的。
       1977年恢复的高考,为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培养了一批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高素质人才。其中,大多数是政治立场坚定,有理想、有才华的知识青年,后来都是改革开放各个领域的骨干,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
       上山下乡运动历时十年之久。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光,知青朋友充满理想抱负来到农村这个“广阔天地”。那段影响知青一生的岁月,一切的艰难困苦,一切苦涩的经历,在几十年后都化作对以往岁月的回忆。唯有对那山那水,更有那在艰苦年月帮助过知青的淳朴憨厚的农村普通百姓,知青朋友都是念念不忘。
       2000年10月,黎川县原东风公社的一位知青,怀着对这片红土地的眷恋,独自一人从上海来到曾经插队生活过的村庄,当他看到农村熟悉的层层梯田,农村的青山绿水,勾起他无尽的回忆,他再也忍不住了,当着陪同的众人的面,失声痛哭。这就是我们知青朋友真实心情的写照。
       偶尔,夜深人静时,内心酝酿着一种情感,缓缓地涌动着,酿成记忆的河流。
       偶尔,夜不能寐时,翻开记忆的碎片,哽咽着喉咙,湿润着眼眶,抑或长叹一声。
       岁月像一条河流,会带走一切。可是,岁月也会沉淀,沉淀许多遗憾,许多惋惜。
  

    我的纪念姐姐的文章:“那座山坡上的知青墓”,在上海知青网首先发布刊出以后,网络上的许多网站跟着转载跟帖,许多未曾谋面的网友纷纷跟帖评论。
      “黎川一中七九届博客”上网友写道:
        (新浪网友)   消逝的青春
       (黎川一中七九届)     痛,为那个时代
      (新浪网友)    天堂的眼泪
      (新浪网友)    谁之过?
      (新浪网友)    问苍天,天不语,问大地,地无言,谁之过,国之觞
      (新浪网友)   动荡年代,民如草芥,学会尊重生命,珍惜生命才是是关键人性所在
      (新浪网友)   想你时,你在天边.想你时,你在眼前。想你时,你在脑海。想你时,你在心田。
      (新浪网友)   悲惨、难过、沉痛、当时我们正高一、在黎川汽车队亲眼目睹死者舅舅等亲属从上海匆匆赶到黎川那撕心裂肺的惨状、肇事的那部汽车是当时那个年代满街跑的"八面山"牌、产自抚州地区汽车制造厂、45匹马力、载重2.5吨、这样的年代、这样的制造厂,生产出来的产品质量可想而知。早几年偶然和肇事司机张同桌喝酒谈起此事时,张对当年这起因方向盘失灵造成三死的惨剧还深深地忏悔和内疚,此事的阴影长期笼罩在张的心灵。
      (新浪网友)   虽然已经忘记她的名字了,但那时一中的学生都一定知道这个悲剧,记得很清楚:那个仲秋的下午放学后,我们几个玩伴特意去了一墙之隔的汽车队,看到她静静地躺在木板上,一个年轻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画上了句号,心情非常沉痛。黎川就那么大,虽然不熟悉,但认识,因为父亲在潭溪工作的缘故,我去潭溪玩时还与她在一桌吃过饭,觉得是个好随和的大姐,且会说些黎川话,用现代话说:是一个情商蛮高的人……,真的,非常怀念她,天国的她一定也不错。
      (黎川一中七九届)   楼上朋友说的没错,我们有很深的记忆,那时我与几个同学还懵里懵懂地挤进去看,现在想起来,心情仍很沉重。看了这篇文章,这几天非常郁闷,太可惜了,在恢复高考的前夕,在改变命运的前夜,就这样悄悄的走了,就象一朵《丁香花》:“……当花儿枯萎的时候,多么娇嫩的花,却躲不过风吹雨打,飘啊摇啊的一生,多么美丽变成的梦啊,就这样匆匆走了,留给我一生的牵挂,那坟前开满鲜花是你多么渴望的美啊,你看那满山遍野,你还觉得孤单吗,你听那有人在唱那首你最爱的歌谣啊!
      (黎川一中七九届)    正值清明,向天堂的夏惠迪女士送上庄重的敬意,也向夏惠迪女士的家人致以深情的祝福,以后需要什么帮助,可以在此留言,我们会随时关注有关信息。作为黎川人,能为在外的朋友和客人尽点义务,是一件非常具有意义的事情。
      (黎川一中七九届)   说好清明不伤怀,为天堂的夏惠迪女士敬香献花。
       上海知青网的跟帖:
       (1313先生)    已经熬到了最后一刻,太可惜了
        (???)        沉痛悼念
        (阿珍阿义)    很真实.当年在江西插队时的劳动就是这样.
       (落霞惊鸿 )   好悲伤,也好疑惑?  流泪?说明尚有生命体征?怎么当时周围没有人这样想?
       (君子万年)    她的灵魂不愿离去......
       (上海顽石)    夏惠迪姐姐!请安息吧!
       (枯梅)          有多少知青,无声无息地长眠在那片红色的土壤...
         ( 浩建)           沉痛悼念 . 今天回家晚了点,所以进村也较晚,但一进来便看见这篇悼念文章。反复看了,思绪有点紊乱,脑袋有点沉涨,心里似窝堵着,很难受。大约是70年3月间,我从上海过了春节后返回农村,就是走的浙赣线连鹰厦线,在光泽下了火车,换乘长途客车经黎川回南丰。那时那段盘山沙石路确实很危险,记忆深刻,此后再也没有走过这条线路。
       我念大学时有位隔壁英语班的女同学,也是市三女中68届高中生,当年插队正是黎川。明天电话告诉她此网此帖,想来她会认识夏惠迪大姐的。
       “已经逝去四天的夏惠迪哭了,姐姐她真的哭了。晶莹的泪水,从她的眼眶里滚落,顺着脸颊流下。”——她不肯瞑目啊!!!市三女中68届高中高才生的她,当然能顺利考上大学的,当然是77级的一员啦。我想是华东师大,实现她年少之时的朴素理想,成为一名人民教师;或者是复旦,毕业后到少儿出版社,依然和孩子们在一起;也许是北大、清华,走向那更宽广的天地......
      “是的,姐姐满纸的开心话语,她告诉家里,她的复习迎考准备得很充分,她有信心,叫父母、家里等她的好消息。想着将近十年来的辛苦,终于能熬出头,幸福的大门已经触手可及。”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眼眶湿了,屏住,再屏住,没办法,还是掉下了男儿不轻弹的泪滴——一位优秀的知青大姐,却永远倒在了祖国苏醒后的黎明时分!安息吧,“在天堂的姐姐,你不会再寂寞了吧。人们都记住了你的名字,一个上海赴江西的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她叫夏惠迪。”
         (浩建)        刚与我的那位黎川的同学通了电话,她说自己是栗塘(原东风)公社,不是潭溪公社的,也不认识夏惠迪大姐,但听说过此事。这位同学已经退休,通话时正在医院就诊,说回家后会找到咱村的路径进来看看,请我代她向夏惠迪大姐表示悼念之意,说是"就以一个老校友及老知青的名义吧”。
       香港凤凰网知青频道的跟帖:
       欧洲网友 abgd1234         向所有的知青同志们致以崇高的敬礼!
       吉林省松原市网友 沈国义       败家、坑人的上山下乡运动、我是东北知青
       河北省保定市网友 曾是北京人      夏姐姐安息吧。
       无线网友 手机用户       我敬佩这个姐姐。
       河北省保定市网友 知青老姐       知青姐姐傲骨永存!
       江苏省常州市网友 草木樨        您姐把回家的希望给了您,大学、三尺讲台或许离她仅一步之遙,却梦断异乡......读来,让人伤感。
       无线网友 手机用户      敬礼!
       无线网友 手机用户       致敬。我也是名知青深知当年的艰辛!害人不浅的上山下乡!
       无线网友 手机用户       特殊岁月里最可敬的人----知青.致敬!
       陕西省渭南市网友       插队知青    我的一个女同学也死在她的知青点,啊!上山下乡,真是难忘的岁月!
       无线网友 手机用户     致敬!
       无线网友 手机用户      荒唐的历史,民族的伤痕
       北京知青网论坛:
      (深山有道)   向英年早逝的战士们表示沉痛哀悼和怀念!
      (开新河)     江浙人有个风俗,“冬至”时祭奠逝去的亲人。借这转载的文章,祭奠英年早逝的知青朋友,和我们“被荒废”的青春!
         ........
        非常感谢那么多的网络朋友,那么多的好心人。四十多年过去了,无论认识与不认识的,知道和听到姐姐的故事,他们都会发出同一个声音:向可敬的人——知青,敬礼!
       进入新世纪,我们知青的后代,特别是80后,90后的青年,他们都不愿意听父辈那些不堪人生的回忆。
       有时,家里人围坐在一起吃饭时,会与孩子谈起插队时的往事或是别的,他就会说,你们那是旧社会。
       他们会不懈地发问:你们当初怎么这么好说话呢?
       是的,在祖国全面改革开放、民主进步与社会发展的形势下,各种广播媒体,特别是互联网的畅通,人们思想意识普遍提高,那些七七八八的各类“运动”不会再来现身。特别是我们的下一代,他们普遍有知识,有文化,有主见,有思想。那些不堪回首的岁月已经离他们远去。  
        五十年代出生,和平岁月走来的天真欢快的年轻人,以自己孱弱的身躯,塑造了“上山下乡知识青年”这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从城市到农村,从学生到农民,是人生道路上一大转折,经历了一场极为艰难的磨炼。她们付出了青春岁月和年轻生命为代价。现在大多数知青已经进入安闲,舒适的退休生活,真的是来之不易。
       我们要学会珍惜,要学会宽容,要学会感恩,更要学会回忆。真实地体验我们现在的生活,无论它是喜怒哀乐,还是酸甜苦辣。因为,拥有就是一种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2368)| 评论(8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